Day41 2013/7/16

IMG_1152  

抵達Delhi時是當地時間大約半夜12點,入境因入境卡發生一段小插曲。

在申請印度簽證時要填一個印度停留的住址,而入境卡也要求填一個印度住址。但我完全忘了申請簽證時用什麼地址,因為只是在網路上隨便找一個放上去。當我拿著地址欄空白的入境卡去找入境官時,他問我為什麼沒填地址,我只好說地址在電腦中,而電腦在托運行李裡,我還沒領到。他露出「這不是理由」的表情,並問我會待在哪裡,我趕緊拿出準備好了小紙條,上面寫著Delhi的藏人區「Majnu Ka Tila」和我接著要去的McLeod Ganj,並告訴他我今晚會在Majnu Ka Tila。他看了看笑著說「Oh~Dalai Lama right?」,在入境卡上幫我填上地址(我猜是Majnu Ka Tila)就放我入境了。

其實今晚我打算在機場睡覺,夜晚在Delhi街頭找住宿太危險了,且睡機場又免費,何樂不為?

找了張長椅躺下,抓緊背包,等待白天到來。中途不知醒來幾次,但基本上不太算有睡。大約凌晨6點我決定起來逛逛,尋找離開機場的方法。並在大廳底部發現了間機場貴賓室,但櫃檯小姐說我的貴賓卡只有離境可用,沒有進成。

P1070579  
Delhi機場一樣有機場快線,雖然較貴,但比香港便宜多了。搭上機場快線來到New Delhi站,走出有警衛看守的大門來到Delhi街頭,瞬間感覺失去了保護傘。這就是傳說中令人又愛又恨的印度街頭!一陣熱浪迎面撲來,喇叭聲、喧鬧聲充斥在四周,儘管很熱但天空似乎霧濛濛的。向警衛問到地鐵站就在對街,當我一離開機場快線車站就被一位嘟嘟車司機纏上,他開價40Rs載我去Kashmere Gate,但我說要坐地鐵。儘管如此他還是追著我「Where are you going?」的一直問,似乎想讓我覺得自己走錯方向,我最後乾脆不理他,快步走進對街的地鐵站。

來到地鐵站售票處,眼前混亂的景象著實讓我嚇了一跳。售票處前大排長龍,人聲雜沓,混雜著印度人特有的香水味。好不容易擠到前面買了到Kashmere Gate的票(只要10Rs),還要再排長長的對五通過安檢。

P1070582  

Kashmere Gate地鐵站旁就是ISBT巴士站,也就是前往Dharamshala的坐車地點。巴士站前有好幾個售票亭,我看了許久才知道每個售票亭各自賣前往不同地方的車票,且各自都有人喊著目的地的名字。我東問西問了很久,仍問不到賣Dharamshala車票的地方。也許看到我揹著背包滿身大汗的狼狽樣吧,一位等車的年輕人主動問我「May I help you?」起出仍有一點戒心,但我還是告訴他我正在找去Dharamshala的車,他熱心地幫我到售票亭問,一群印度人七嘴八舌地討論一陣後,那年輕人告訴我到車站內二樓可以買到車票。來到車站二樓,一排冷清的售票亭,只有其中幾間有人,而一個旅客都沒有。為什麼售票處會分兩處且差別這麼大呢?我也不知道,在印度有些事不一定要有理由,至少最終我買到了今晚5:30前往Dharamshala的車票。
P1070586  

IMG_1155  

離晚上發車時間還早,但又不敢跑太遠,於是決定去稍北的Majnu Ka Tila看看。不知是哪根筋不對,我居然決定走路過去!背著我全部家當,走在滿是塵土、喇叭聲的燠熱印度街頭,我很快就後悔了。上衣全濕不說,連褲子也逐漸被汗水浸透。

在一座橋下,一位穿著體面的印度人和我擦身而過,而在我們腳邊躺著兩個骨瘦如柴的乞丐,我甚至無法確定他們是生事死。在印度,這強烈的對比毫不隱瞞地赤裸裸攤在街上,貧富、生死彷彿是不可撼動的宿命,無法改變,也沒人想改變。

當我抵達Majnu Ka Tila時已經全身濕透,肩上行李的重量讓我不得不靠著牆喘息,氣溫消耗了我大部分的體力。讓我詫異的是,應該是藏區的地方我竟沒看到任何一個藏人!在巷弄中繞了一圈還是弄不明白是走錯地方還是出了什麼差錯,如蒸籠般的高溫讓我只想盡快回到有微弱冷氣的巴士站內。

在路邊招了輛人力三輪車,對價錢玩全沒概念的我胡亂開了價:「Five!」,幾乎同時車伕也衝口說:「Four!」,見狀我立刻改口說「Four!」。覆水難收,車伕也只好接受自己說的這個價格。

P1070587  

到達ISBT巴士站時,我拿了一個5Rs硬幣給車伕,他臉色一變,急切地用印度話向旁人解釋,一位路人這才跟我說:「It’s forty, not four.

價格瞬間漲了十倍,但轉念一想,他踏著車載我大約一公里,只付4Rs也太廉價了。儘管40Rs絕對是高於常價,但也許我心地太好,只覺得自己理虧載先,還是乖乖付了40Rs

回到不知只是涼爽還是有微弱冷氣的巴士站內,癱在椅子上納悶為何大多印度人寧願在戶外忍受酷熱天氣也不進到涼爽的巴士站內。

「印度人喜歡觀察,所以他們喜歡在外面看各式各樣的人事物。」這是我在巴士站認識的一位智利人告訴我的答案。我沒問他叫什麼名字,但因為我們都還要等好幾小時的車,便聊了不少。

他本身學旅遊,在許多國家旅行並工作過,但在智利本身沒有工作。

「我回國之後將一無所有。」他說。

我則告訴他「你有許多旅行經歷,也許你可以出一本書。」

「嗯,也許吧!」他不置可否。

這是他第二次來印度,這趟旅程後他的旅費即將用盡,他似乎也在猶豫是否該回到智利。他也問我台灣簽證是否容易拿到,在台灣教西班牙文是否可行?其實我並不了解外國人進台灣簽證好不好拿,但我告訴他台灣消費不算太高,也很方便,至於西班牙文我想有一定的市場吧!
P1070590  
(豐盛的晚餐,只要50Rs)

接近傍晚我們各自要搭的巴士先後到了,短暫的緣分就此結束。

坐在頗為破舊的巴士,窗口吹進的微風讓巴士內不再那麼悶熱,儘管不時傳來尖銳的喇叭聲,但我昨晚在機場並沒有睡好,加上一整天的驚嚇勞累,我很快就睡著了。
P107059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kDs 的頭像
markDs

旅‧人

mark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伊利
  • 感覺開始了刺激的生活...就像開始值班面對一切未知和不可掌握? 去旅行會變得很敢/自然於和人接觸?
  • 印度和我們熟悉的環境很不一樣,我不敢說我現在可以很勇敢或很自然地和別人相觸或面對任何狀況,但確實有很多機會遇到不同的人和各式各樣的事 : )

    markDs 於 2013/07/27 17: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