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也是從別的地方借來的呢XD
其實他是臨藥的報告
但這篇我還蠻喜歡的啦~
好久沒有寫得這麼快樂了:)
-------------------------------------------------------------------------------------------------------

在接近市區的這個社區,以附近的菜市場為中心,四周的街道巷弄每天一大清早就甦醒熱鬧起來,攤販、主婦、學生與上班族談笑聲和叫賣聲更增添了活潑的生命力。在並排的商家中,開著一家社區藥局。透過玻璃門可看到藥局中白色的架子上整齊地排列著瓶瓶罐罐的藥品與保健品;玻璃門上掛著「藥師執業中」的牌子更增添了幾分專業的氛圍。

這時已是下午時分,人潮已不像早上那樣熙熙攘攘,人們為了躲避炙熱的下午豔陽紛紛躲進室內。

一位藥師坐在櫃台後的椅子上,身上的平整潔淨的藥師袍繡上了藍色的字:「藥師 陳哲祥」。經過了一整個忙碌的上午,下午這片刻的寧靜更顯得安詳閒適。

「叮咚~

隨著自動門的聲響,一位中年婦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您好,需要什麼嗎?」哲祥微笑地問候。

他認得這位婦人是市場裡一家麵攤的員工,每次經過時都會看到她在水槽邊洗著堆積如山的碗筷。

「就手會癢啊….之前已經給醫生看好久了,就一直看不好,沒多久又癢起來。這次想說換一家診所看一看,會不會醫術比較好。」婦人一邊抱怨一邊將手邊的處方籤遞給哲祥,這時哲祥注意到她手掌與手指有明顯脫皮的現象,而且有些發炎紅腫。

「妳的手看起來有點發炎呢!如果癢的話不可以用力抓喔,不然會破皮感染。如果真的受不了的話可以輕輕拍一拍。」

聽到藥師的提醒,婦人硬生生地將原本想去抓的手縮了回來,但還是忍不住拍了幾下。

這時哲祥將注意力放到那張處方籤上,並將處方資訊登錄進電腦。

上面寫著「Butemax Cream, BID, ext」,這是含有Butenafine 1%的軟膏,可抑制黴菌細胞膜的合成。照理來說,如果有正確按時使用,應該不會反覆感染才對。

「之前妳是使用這種軟膏嗎?」哲祥從架上拿出Butemax Cream詢問。

「不是,之前是用這個擦的。」

婦人從隨身包包中拿出一條已經用完乾癟的軟膏。哲翔接過來一看,是廣效性四聯軟膏「Quadricrem」,其中含有BetamethasoneGentamycinTolnafateIdochlorhydroxyquin四種複方成分。由於含有類固醇,可抑制發炎的癢痛現象,卻也可能因為抑制免疫反應而使感染更加嚴重。

「妳的手是黴菌感染,這次醫生開的是針對妳的情況開的藥,請妳按時每天兩次塗抹,一開始可能不會馬上感覺有效,但持續使用的話妳的手的情況應該會好轉。」

「啥…..不會馬上有效喔,手這麼癢我根本沒辦法工作呀!我是幫人家洗碗的,平常都戴著手套癢起來很難受耶!」婦人有些不滿地抱怨著。

「這支藥膏是專門治療黴菌感染的,一次治好總比反反覆覆一直復發好,當然一定要按時塗抹,至少要抹一星期喔。另外也盡量保持雙手乾燥……

「好啦好啦!我知道!」婦人不耐煩地揮揮手打斷哲祥的話,咕噥著走出藥局。似乎很不滿意不能立即解決雙手的問題。

哲祥看著婦人因長年做勞力工作而有些蹣跚的背影,心中有些五味雜陳。儘管在藥局偶爾會遇到態度不好或心情不佳的病患,但也不至於令他生氣;倒是無法將希望傳達的資訊讓病患知道,反而讓哲祥有些失望。

 

之後幾天,一陣陣澆熄酷暑的午後雷陣雨和幾個較特殊的病例令哲祥不知不覺地將婦人的事放到了腦後。

直到第四天的傍晚,婦人宛如外面天空的暴雷般,怒氣沖沖地走進藥局,用力將幾天前買的「Butemax Cream」重重往桌上一放,一開口就衝著哲祥罵。

「藥師你不是說會好嗎?我已經抹四天了耶!結果還是很癢啊!你這個藥到底有沒有效啊?我第一次用過這麼沒效的藥膏耶,你真的有給我對的藥嗎?」

她憤怒地揮舞著雙手,卻還不時地摳抓雙手手心和指縫。

哲祥花了幾秒鐘才從突如其來的驚嚇中回憶起婦人的情況,而她也注意到婦人的手發炎情況似乎更加嚴重,甚至有些破皮。

「您先坐下來,我幫您看一下您的手目前的狀況。」哲祥禮貌地請她在櫃台旁的椅子上坐下,並請婦人將手放在旁邊的櫃台上。

「不用看什麼啦,我就說你給我的藥沒效,你現在就給我之前我常用的那種藥膏!」她依舊憤怒地抱怨著,但還是伸出手坐了下來。

婦人的手看起來的確有更嚴重的發炎現象,而且有些似乎因搔抓而破皮的地方已經有些感染,指甲部分也有疑似感染甲癬。

「您最近這幾天有按時抹藥嗎?」

婦人遲疑了一下。

「有幾次太忙忘了抹啦,反正都沒效,抹了又有什麼用?」婦人理直氣壯地辯解,但口氣已不再那麼強硬。

哲祥估計這位婦人並沒有按時抹藥,才會造成「Butemax Cream」的治療效果不佳,甚至可能也是之前使用「Quadricrem」時病情也反反覆覆的原因。而且「Butemax Cream」並沒有含類固醇,婦人很可能因為沒有抑制發炎而覺得搔癢難耐故無節制地摳抓,再加上工作因素,抓傷破皮的地方碰到汙水感染,才會使病情更加惡化。

哲祥從架上拿較小條的「Quadricrem」遞給婦人。

「我先送您一支比較小條、您之前使用的『Quadricrem』。在之後一個禮拜中,您就兩種軟膏一起抹,但這之後就不要再抹『Quadricrem』了,但還要持續抹現在這支『Butemax Cream』喔。」

「那為什麼不要直接抹我之前用的那支就好?」婦人瞪著眼問。

「因為『Quadricrem』可以讓您覺得比較不癢,但它有類固醇,不但殺不死手上的黴菌,一沒有繼續抹就會讓黴菌復發,甚至長得更多。而『Butemax Cream』可以殺死黴菌,但怕您現在很癢會想去抓,所以先給您一條小的『Quadricrem』一起用,可是一個星期之後就不要再用了。」

婦人若有所懂地點點頭,氣似乎也消了一半。

「另外,記得一定不可以抓喔,保持手的清潔也很重要,我教您怎麼正確洗手…..」哲祥抓準機會趁機繼續說道。

經過藥師悉心的解說之後,婦人心情好了一大半,也了解到自我衛生管理的重要性。儘管離的時候仍丟下一句「如果沒效我還會再來找你算帳喔!」,但可以看到她說這句話時的嘴角是上揚的。

 

之後一個禮拜,哲祥中午時都會到市場買個午餐,順便走到麵攤提醒婦人記得抹藥。再過不久之後,他也不用再刻意提醒了,因為他知道婦人會記得並且了解如何照顧好自己的雙手。

 

又將近過了兩個禮拜後的某一天中午,室外的氣溫熱得令人卻步,知了也恣意地嘶吼著。哲祥正鼓起勇氣準備踏出冷氣房出去買午餐時,婦人匆匆忙忙地跑進藥局,手上提著一包熱騰騰的魷魚羹麵。

「哈!還好趕上了!」婦人有些喘地吞了吞口水,滿臉的汗水顯示她剛剛應該是用跑得過來。「之前對藥師有點抱歉,可是真的很謝謝藥師的幫忙,我的手已經很久沒這麼舒服了,這算是一點謝禮。」她有點不好意思地將魷魚羹麵遞給哲祥。

 

「這種天氣吃這個…..有點熱呢!」但哲祥笑得很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rkDs 的頭像
markDs

旅‧人

markD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